快捷搜索:

中国“登”vs外国“鹅”这个冬天不太“冷”

  

中国“登”vs外国“鹅”这个冬天不太“冷”

  波司登与三位国际知名设计师的联名款被抢购一空,成为明星潮人的心头好。从英国的“精灵王子”奥兰多,到国内的新晋流量陈立农,让波司登羽绒服在Instagram和微博上火了一把,联名款更是成了一件难求的网红羽绒服。

  加拿大鹅不只是在家乡遇到责难。当地时间11月23日,在美国纽约,动物保护组织PETA的成员在羽绒服制造商加拿大鹅门店外抗议,反对杀死动物获取皮毛制衣。“2018年的主要目标就是加拿大鹅,”作为动物保护组织PETA的成员,Jacinta McDonnell表示,郊狼毛做成的毛领一日不除,她们就会继续抵制下去。

  由于受此次孟晚舟事件及其他多方面影响,过去四个交易日,加拿大鹅的股价连连下跌。6日,在孟晚舟被捕消息公布当天,加拿大鹅的股价暴跌8.44%;7日,跌幅继续延续,全天下跌6.64%。两日的跌幅消化了近一个月的涨幅,第三日依旧在下跌,不见起色。截至目前,市值合计已经蒸发百亿人民币。

  伴随加拿大鹅股价的暴跌,作为中国知名羽绒服制造商的波司登股价却不断攀升。

  而“华为事件”发生后,截至今日加拿大鹅的网络满意度为53.7%。两相对比很容易发现,满意度出现了明显的下降,下降幅度接近43个百分点。

  就在加拿大鹅顺风顺水时,一则付费广告把加拿大鹅推上了风口浪尖。当地时间12月7日,美国善待动物组织PETA表示要起诉多伦多市政府和一家传媒公司,起因是后者删除了该组织的一则反加拿大鹅的付费广告。

  在各地此起彼伏的抵制声浪下,加拿大鹅的股价也“不负众望”,一路走低。截至上周五收盘,加拿大鹅的股票在纽约和多伦多的股市上分别下跌6.64%和6.91%。

  说到羽绒服,你会想到什么品牌呢?小编通过沃德社会气象台印象次分析功能,发现近24小时,网友们对“羽绒服”一词,提及最多的就是“波司登、加拿大鹅”。那么,如果是你,你会选择本土行业的龙头老大波司登还是风光无限的加拿大鹅呢?

  波司登(03998),创始于1976年,从创立开始就专注于羽绒服研发、设计、制作,每一件羽绒服至少经过150道工序。42年来不断创新,广受国内外好评。从精灵王子奥兰多,猩红女巫伊丽莎白·奥尔森,到红遍大江南北的偶像练习生陈立农,波司登也越来越收到全球粉丝的追捧。

  又一波冷空气来袭,靠抖腿取暖的日子也支撑不下去了。伴随南方的第一场雪降临,一场全球的羽绒服之战悄然打响。

  从上周一至今,波司登股价涨幅已接近14%,创下5年来的新高。在属于自己的“春天”里实现了完美逆袭。此次完美的翻身战,小编总结了一下,有以下几点原因:

  加拿大鹅总裁Dain Reiss曾说过,成功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只有一次。也曾反复提到中国市场的的重要性。不料,刚一发力中国市场,便遭遇“寒冬”。

  由于奉行“从不降价”,加拿大鹅被视为“羽绒服界的爱马仕”,而这一定位也招来英国伍德彻奇高中的禁令。在禁令中,该校禁止学生穿加拿大鹅、Moncler、Pyrenex等昂贵品牌的羽绒服,原因是为避免学生之间互相攀比,售价高昂的加拿大鹅可能会让没有的同学感觉到物质上的贫穷。

  Canada Goose加拿大鹅(GOOS),始于1957 年。1998年它在北欧已经大受欢迎,而好莱坞明星的热捧也持续推高了它的人气,甚至普金和马云都是资深粉丝。一时间,大家也因为它的专业保暖与明星加持而跟风无数。可是近段时间,加拿大鹅却频出问题。

  另一方面,在香港上市的波司登股价却连连上涨,创下5年来的新高。截止12日10日,今年波司登股价大涨129.41%,仅过去一周涨幅已近14%。

  从曾经的中老年品牌,变身成为明星带货的潮牌,波司登的逆袭总结起来或许就是“高端”二字。今年9月的纽约时装周上,邓文迪、安妮·海瑟薇夫妇、“纽约第一名媛”、鹰眼Jeremy Renner等人,出现在了波司登的纽约时装秀场,开场模特则是维密天使Alessandra·Ambrosio。

  正是受到此次事件的牵连,因此也给加拿大鹅品牌带来一定的影响。沃德社会气象台的满意度分析显示,在“华为事件”之前,加拿大鹅的满意度为96.15%。

  其实让加拿大鹅大受影响的是一条爆炸性消息。12月6日,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无故扣押华为CFO孟晚舟,引起中国全民抵制加拿大。首当其冲,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加拿大鹅。

  该组织称,这些反加拿大鹅的广告原定播放四周,但在9月播出时间不到24小时。因此,该组织将采取法律行动进行维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